主页 > A生活化 >外科女医师的爆笑开刀房故事......好吧,其实是有点噁心 >

外科女医师的爆笑开刀房故事......好吧,其实是有点噁心

时间: 2020-06-28 浏览量:910

Punktlichkeit ist die Hoflichkeit der Konige

守时是国王的品格。(德国谚语)

不是绅士的。(这句我乱加的)

之前饱受大家「热烈好评」的「老狐狸」胡医师,一手好刀,个性极端随兴,生活作息方面更是烂软到一个不行。

偷吃便当、偷喝饮料,这已经是大家知道的了(编按,详细情形请见此篇:开刀房内饥饿难耐 看到大肠会想起五更肠旺),之前被抓包后,开刀房直接固定帮他买一份吃喝的,省得像是养了老鼠一样,便当被啃得一口口。

费用?老狐狸自己出!

他每次先预支个几百块在一个标记着「Dr.胡的宝贝袋」的夹链袋中,公家记帐,不够就追着老狐狸要钱。

只是有时候老狐狸晃到休息用餐时间,连寻找已经被护士们细心标上名字的饮料都懒,随手拿起一杯饮料就要就口,还会听到护理师在后面慌张叫唤:

「欸欸欸……胡医师!不是啦!您的饮料不是那杯,那杯有人喝过了!这里这里!」或是「胡医师等等等等!你的便当是这个!不要拿别人的就随便吃啦!吼~」

而老狐狸一点也不介意的随意笑笑。

大家介意死了!

但是老狐狸的惊人事蹟,不是只有这件。

可别太小看他惹。

万物有阴阳,鬼使都有分七爷、八爷,完全不对盘相对的个性更处处可见。相处得来的就会互相欣赏,万一相处不来呢?

那就鸡飞狗跳。

相对于老狐狸,「老万」医师呢?

就是那光明与黑暗的两端、阴与阳的两仪、世界的天与地、星象的日与月、中奖的发票跟差一号的废纸、热恋时跟分手后的男朋友(咦?)……越讲越激动了,反正两个人就是完完全全相反的存在,行事作风、个性、甚至连开刀,没有一样是相同风格的。

老万医师,留德进修过,可能是沾染了德国人严谨一丝不苟的特性,是那种标準非常「上镜头」的医师。不论何时,永远端端正正、乾乾净净,天天穿着正式领带西装配白袍,胸口还别了枝昂贵的六角星万宝龙钢笔。(名字中又有个万字,故名老万)

根据他自己透露,医院派给的白袍太丑(白袍还有丑的?),所以他的白袍跟日剧还是美剧哪齣医疗影片里使用的是同厂商──是量身订做、领子内里还有绣上中英双姓名、袖口部分还有做袖扣的造型。

「这样好看很多。」老万医师说。

「所以我的医师袍都不会丢给医院洗衣课去乱洗,我在外面洗衣店洗完还要烫过。」说完谨慎又爱惜的乔了一乔胸口前万宝龙的位子。

我跟着老万查房时,低头看看自己满是黄渍(上次沾到病人胆汁)、咖啡斑块(有次急救压到病人伤口出血)跟袖口捲上手肘磨擦出黑黑一圈圈的袖子,想到……欸,好像很久没拿白袍去换洗了齁。

又想到每次拿白袍到院内自设的洗衣课,穿越两层楼高的洗衣筒跟散发「肉味」蒸气的烘衣间,总算在上千件白袍陈列室中找到自己洗完跟没洗一样、梅乾菜烂烂状的白袍,就在想「自惭形秽」是怎幺个写法。

这时穿着拖鞋,啪嗒啪嗒走过了老狐狸,白袍已经灰了,斜斜垮在肩膀上,上下排扣子对错一格,袖口的线脱开,连名字绣线都磨掉、只用奇异笔写上姓名。

我突然又回复自信心了。

老万医师则是「啧」了一声。

他一向不会放过可以亏老狐狸的机会。

老万又说:「再怎样,都还是应该要穿全包的鞋子,降才……」

他突然瞄了我一眼,不语。

我就是穿着跟老狐狸一样没有后跟、拖鞋状的平底鞋。

唉唷,没有后跟的鞋才好穿脱啊。

尤其半夜值班突然被call起来,跑了大半个楼层跳上病床急救病人,进出开刀房、开刀开到一半小腿痒痒还可以自己用脚趾抓痒!(喂)

最重要的是累半死回到值班床,倒头就可以甩掉鞋子躺躺睡,这才是最最重要的。

谁还会乖乖穿鞋、脱鞋?多花那两秒,我就少睡两秒了耶!

当年还是傻傻菜鸟学生时,跟一般民众看到这些大头医师没两样,只知道从外表来评断。

实习时,这些忙碌到爆的主治医师会来帮我们上课,相较于内科的内容艰涩跟考试比例之重,外科系这些医师「普遍」随兴到随便的程度。

当时作为外科小老师之一的我,要联络跟通知老师们上课,而外科医师的上课时间,永远都会出状况!接过各种千奇百怪的电话回应,例如:

「医师还在开刀唷」流动护士接的电话,背景音听得出来是吵杂刀房里浴血的机械声。

「医师突然在处理紧急病人没办法离开」急诊的人接电话回应。

「我还在跑法院没办法赶回去」这是我听过最悲哀的说法了……

没办法,这些外科医师常常调课、时常放我们学生鸽子,有时候匆匆赶来又草草讲完匆匆的离去,当年年纪小,觉得外科的都好……随兴到一个散漫!没想到现在我自己成了外科,也是过着同样的生活啊。

而我们小老师要负责教具、讲义、共同笔记,还要追问老师:「有没有考题方向?」

普遍内科医师都不会「洩题」,考题年年翻新,甚至我们这届还遇到内科老师出全新的「填充题」!满满一百多题!考了个哀鸿遍野、人人痛哭流涕。

填充题耶!

好歹选择题还可以乱选!

填充题耶!!!

那次我考了个十二分……

相较于「机车」的内科,外科医师出题则是充满外科风格,超随便的。

曾经有老师直接课堂上讲了五分钟学术的,剩下四十几分都在哈拉,他说:「外科的东西很难用讲的啦,你们知道基础就好,而且你们以后不见得走外科,应该是没有人会要走外科吧啊哈哈……」这样唱衰完自己,然后开始聊天……

负责做共笔纪录的同学无奈看看我,我瞄一眼,他记录的只有两行 ──「基础」、「没人走外科」。

甚至当时老狐狸要上我们课时,不断调课、延后,已经到学期末快要考试,不上课不行,老狐狸居然直接在电话中说:「要不然取消没关係,我已经把题目给祕书了,跟去年一样。」

然后直接跳掉一堂课。

后来我在外科了才了解,外科很多东西真的是要花时间体力精神,在开刀房里看过摸过捏过,才能体会那立体结构、触感差异、手部反射,而这些,没办法「上课教」。

结果一学期下来,上课的同学也痞了,要上不上、姗姗来迟,或是来上课的时候就放空发呆,跟老师同一个状态,聊天、偷偷品头论足讨论老师今天的穿着打扮。

那样的状况之下,我们首次遇到老万医师,被他狠狠赏了个排头。

当时又到了外科课程,全班来上课不到三分之二,大家轻鬆又意兴阑珊的进入教室,才发现教室里肃杀的气氛不对。

果然老万医师一脸严肃、不发一语、怒目瞪着台下的学生,西装领带跟万宝龙的六角星也一起怒瞪着我们。他一直等、等、等,等到大家私下用手机传简讯(当年没智慧手机、都用PHS)把剩下的同学──叫回,全班到齐时,课堂已经过了四十分钟,大家皮绷紧着面面相觑,老万医师这才开始动作。

他转身在黑板上写下了「Punktlichkeit ist die Hoflichkeit der Konige」。

然后又面对我们开始讲:「我是万医师,这堂课的老师,你们是学生,不该迟到。」

小老师群连我一同上前拚命跟老万医师道歉……

他挥手止住,又讲:「白板上的是德国谚语,守时是国王的品格,就算不是国王,也应该能做到基本守时的要求。」

讲到这也下课了,老万医师怒气沖沖的离开,想当然耳,那堂课的共笔内容是不用做了。而且也没有小老师敢再去问他。

找死!

怕被用德文骂:「Deine Fresse ist wie ein Turnschuh,reintreten und wohlfuehlen! 」(翻成中

留下这样严肃深刻的印象,当时我超敬畏老万医师,也认为这样威严的医师想必开刀房内的功力也是一等一,尤其是跟那些什幺老狐狸啊比的。

阿呆。(摇头)

直到我进了外科、进了刀房,才知道「皮相」是多幺的会骗人,刀房外营造的形象有时竟然会跟实际落差之大。

所以说,开某类型的刀要找谁最好?最準就是问开刀房内工作的人。

相较于老狐狸嘻皮笑脸,上刀却是快、狠、準,中间还能电电住院医师做教学;神医黑杰克是超级万能的指导,老万医师是标準的「开一口好刀」种医师。

嗯哼。

跟随老狐狸跟黑杰克能够学到各种精闢的手法,外科新进的两个PGY学弟,「小天才」很早就发现了。他会用电脑查阅一天中排定的手术,如果有想见习看看、没遇过的手术术式,他会自己抽空在非当班的时间,进刀房来帮忙跟见识这两位医师的神刀,我也很欣赏他有这样的热情。至于另外一个「一元」学弟,唉!算了!不爱进刀房也省得在这捅篓子。

但是对于老万医师的刀,喔……

有次小天才问我:「学姊,老万医师那边需不需要去帮忙呢?」

我大惊:「怎幺了?老万医师那边找你过去吗?」

小天才:「喔没有,我只是问问……」

我:「喔……学弟,如果有找你,千万一定要跟我讲唷。」

言外之意,我不会让初生之犊傻傻地被拐进去,再怎样我当学姊,都要扛下这个照顾学弟的责任。

老万医师开刀究竟有多可怕?只能讲说,跟他的道貌岸然、严谨自持是全然相反的。(点到为止)

而我跟其他几个Senior R(资深住院医师)见识过之后,往往在吓出一身冷汗之余,不敢在刀房手术纪录上留下自己的姓名。更别说让Junior R(资浅住院医师)进去被抓交替。

外科住院医师必须逐年累计自己的开刀数,然后把一张张自己参与过、留有姓名的手术纪录留存,等第五年外科专科医师考试时统整缴付。

其实如果是一般程度的刀,老万医师动动口,我负责主刀,倒是相安无事。

他会边讲边比较德国跟台湾对于每种治疗的差异,或是讲起哪次上报新闻的记者採访经验,教得口沫横飞。

众人点头如捣蒜,反正他老开心就好。

然后背景搭配他自备的USB里最喜爱的古典乐:德国作曲家华格纳作品集。

就算古典乐是开刀房内众人不太偏爱的音乐类型,因为超催眠;只希望老万医师龙心大悦,不要突然兴起想自己动刀就好。

通常在开刀房内可以点放自己喜爱的歌曲,就像我在这些网誌上所嵌入的都是我自己的爱歌(哈哈),每个医师所放的歌曲也能略知其风格一二。

反观像老狐狸,就是非得要听电台卖药广播,他每次所到的刀房之内不管播放哪种音乐,他都要走过去,把收音机转成广播,然后跟着电台台呼「金甲是~阮ㄟ电台」的唱着。

光是音乐类型两个就差这~幺大。

每间开刀房里都配置一台收音机,但问题是收音机如果放在地上,老狐狸就会……直接脱掉拖鞋,用脚趾夹着电台旋转钮来转动频道。

超噁心的!

一次老狐狸刚开完刀,我们也被卖药广告轰炸了一上午,我还在纳闷怎幺会有人自己是医师,还这幺爱听卖药狗屁不通的什幺抗癌防老消痔疮的广告,正要搬动病人时,女病人的胯下掉出一块 ── 吸满满满经血的卫生棉。

原来女病人刚好生理期来,本来应该要垫吸水巾的结果忘记,开刀时间又比预期的稍久,病人一翻身「啪嗒!」整块掉下来,溅得满地是血。

而老狐狸竟然一脚踩上去,「噗ㄘ!」

▄▃ 崩╰(〒皿〒)╯溃 ▃▄

我是开刀不怕血的人,但不知道是否因为自己身为女性的关係,我觉得……经血很……噁……(掩面)。

不过老狐狸不愧是老狐狸,一点也不在意,就降拖鞋底黏着那块卫生棉,「噗ㄘ!」、「噗ㄘ!」、「噗ㄘ!」满开刀房里走来走去。好像婴儿学步的啾啾鞋!

我跟护理师早就崩溃在他后头拚命追着:「胡医师,等一下──等一下!鞋底!!」「胡医师,好噁心啊,你不要动!我……我用夹子帮你夹下来。」

老狐狸:「嗯?」低了个头,把拖鞋踢掉,光一只脚继续走路,正当我们努力要把黏在鞋底的卫生棉扯下来时……

「啪嗒!」老狐狸光着的那只脚踩进刚刚最大一坨的血水堆中!

啊!是怎样啦!众人哀号四起,老狐狸竟然也踩着血脚印继续走动,整个刀房内的地板到处都是血脚印!搞得好像命案现场一样!

如果金田一还是福尔摩斯来看,可能会找不到线索!因为满满的、满满的整个地板到处都是、到处都是……

我几近哀求:「胡医师!拜託你!不要再走来走去了好不好啊!」

老狐狸给我个灿笑:「喔!没有啊,我只是要调音量而已。」

说时迟,那时快,沾着血的光脚就在电光石火之间伸向收音机──

拿着夹子的护理师甩下夹子伸手冲过去;搬动病人的麻醉护士张口结舌整个下巴鬆掉;我听到自己大吼的声音被刀房里众人爆炸的哀号盖过。

老狐狸大脚趾夹住了音量钮,那脚背画面在我眼前突然变得万分清晰,脚趾弯起,趾节泛白,出力,然后扭转。

▄▃ 崩╰(〒皿〒)╯溃 ▃▄

整个收音机上都是啊啊啊……

更换为第二台刀,老万医师进来时,命案现场证据已经被湮灭了大半,唯独收音机因为隙缝凹凸太多清不乾净,护理师仁至义尽地戴手套抓着收音机,酒精喷了又喷也只能放弃。

老万一脸疑惑的看着疲倦万分的我们,突然想起他在德国时某次丰功伟业,又要大师开讲顺便德文谚语教学。

我已经听烂了,转身翻阅第二台刀的病人资料,嘴巴上「是」、「是」、「是」回应。

老万又讲到:「刚才我看前面胡医师那台刀开多久时间,我之前在德国看他们处理,都只要一半时间就好」

我:「是、是、是。」

正当众人刚推送病人就定位时,我一抬头正眼看向老万医师,他正蹲在收音机前,悠扬壮阔的「女武神飞行」扬起,他一手刚离开插入的USB,一手扭动音量,一脸陶醉~

众人瞪大眼睛纷纷转头看我……我知道,我知道……我转头擦掉眼角的泪,定了定神,对上老万医师:「万医师,您先旁边休息,接下来这台刀我来就好。」

我是打死也不会讲的!

书籍介绍

《女外科的辛辣日记:开刀房门后的异世界,握手术刀的妖魔鬼怪纷纷现形》,三采出版,作者:刘宗瑀

穿着绿色手术衣,外科医师骨子里根本有点……流氓,
讲髒话是反射动作,EQ好的寥寥可数,
开刀一出乱子,还能瞬间变身绿巨人狂吼!
但这些「怪咖们」却是每位病人眼中殷殷期待的一线曙光。

关上开刀房门,手术刀划下,
只为杀出生路,替手术台上的人战胜病魔!
这条医龙之路,比什幺都还值得坚持──
「无论何时,记得自己是医师,对得起自己、家人跟病人,才是最重要的。」

外科女医师的爆笑开刀房故事......好吧,其实是有点噁心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爱果NN小生活|有价值的生活资讯|各方面新闻信息网|网站地图 申慱亚洲手机_ag旗舰厅赢凯发来就送68 永胜博国际_金沙城中心app下载 菲银在线注册_ub8优游客户端 金州娱乐下载_利来国标下载app 手机真人拱猪_鸿云娱乐官方下载 明陞体育APP_亿彩堂平台官方地址 永和大厅牛牛规律_2018最新送300彩金平台 豪亨博会员登录_1xbet网站是什么 澳门新甫京网_澳门电子游戏png游戏 必威亚洲体育_新时代赌场345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