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A趣生活 >外科女医师最常被问到的问题:「干嘛走外科?」 答案是.... >

外科女医师最常被问到的问题:「干嘛走外科?」 答案是....

时间: 2020-06-28 浏览量:433

(推荐音乐:Pharrell Williams ─ Come Get It Bae,Bae又是丹麦文的「大便」之意XD)

外科医师的身分,常常会给人一种处处受欢迎的错觉。 好像漫画黑杰克一样出门就会发生必须得开刀的天灾、柯南出游到哪就一定会死人一样, 「啊,怎幺会这样?我们这里有个病人/死人?怎幺办怎幺办?医生/侦探~~有没有在附近?」

然后就碰!一声弹出个主角威能,周围群众鼓掌叫好,一整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有没有。

并没有,电视看太多(翻白眼)。

外科医师的身分不只给人恐惧感,还要看自己的科别,有时候一些工作上的话题就别讲的太露骨,省得惹人厌。 是的,鸡鸡科跟屁屁科,就是在说你们。

除了表露身分后,接着而来的就是各种闲聊话题,我个人依照自己经验整理个「没话找话最常被询问排行榜」如下:

「外科会不会很辛苦?」 「会不会见到很多血?」 「妳会不会怕啊?」

其中最常被问的就是「干嘛走外科?」

如果是医疗圈外人,面对干嘛选外科这个问题或许还可以用甚幺热情、理想、抱负之类的含糊盖过,甚至有一次我懒得想藉口了回说「因为我小时候都看怪医秦博士漫画」(时代的眼泪),对方是个想要拉拔自己孩子念医科的家长,竟然也认真地哦哦点头称是。 (快回去让妳儿子看漫画XD)

但是如果面对医疗圈内人,回答这问题就要看对方的口气是怎幺个问法… 如果是,挑眉「女生好好的医美自费不做,干嘛走外科」,嗯,那就是现实派,此道为当前显学,将来说不定自己也有需要门路的一天,赶紧跟着打哈哈别乱扯些甚幺开了大刀的成就感。

如果是,眼神绽放着肯定的光芒:「当初怎幺会想走外科?」那就有可能是曾经同样想选外科后来退出的同业,赶快要吐一下开刀久站好累啊~健保点数好抠啊~之类的苦水,不然被敬佩的眼神一直扫射实在怪不自在。

简单来说就是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吃错哪颗药怎幺会选外科。 曾经被激到也算、赌气也算、想要自我实现也算,进入外科之后没有一天不在自我否定、自我打击、自我呕气完了又自我打气,每秒都在冰火九重天,内心戏很多。

最难以回答的一次,就是在面对同事问出这个问题时,一整个绿衣对泣(开刀房内手术衣是绿色)、无语问苍天啊。

刀房内一踏进去,看到一元学弟在準备,我整个倒抽一口气,半秒立刻退出冲到对面刀房,问了常常一起搭档的开刀房助理小慈:「喂,一元进来干嘛?」

小慈:「啊他就今天被长官点名点到了啊,说他好歹还是外科医师、还是要进来刀房巴拉巴拉的」

我晕:「所以他今天要进25房?我今天要配他一起开?」

小慈:「嘿啊」然后给我一个贼笑。

风萧萧兮易水含咧还给我笑。 我调整呼吸,告诉自己:要冷静、要冷静,然后踏回25房里。科内的住院医师学弟们越来越少,少到快要被当牌位供起来了,想想小天才学弟的下场(附注:将会出现在第一本单行书中)。

冷静、要冷静。 跟一元学弟打了招呼,解释了今天要进行的是先半身麻醉后做疝气手术。

麻醉还在準备时,我们在刀房外的刷手台边刷手边讲了疝气的人体结构。 一般人可能很难想像,疝气在每一本外科教科书内,竟然是满满一个章节来介绍,而疝气的立体结构竟然可以複杂到有分为前中后内外跟上下。

基本上人的腹部要开洞让睪丸在胚胎时期冲出体外掉到子孙袋中,就有了非常巧妙的设计,外科医师要在层层结构中找到最正确的一层,才能完整处理好疝气。 边说边想,上次用口头考试的提问方式之前结果太让我自己爆气了(附注:将会出现在第一本单行书中),我就乾脆自问自答还比较快一点,跟以前狂电的风格差好多啊。

人老了心情就舒坦EQ就高了呢,真好真好,讲完我温柔看着一元学弟问:「有没有问题?」 一元也感受到了我想要前嫌尽弃的慈爱,这时一脚踏进刀房一抬头,看到躺在床上的病人,毫不掩饰、直率直白、纯真自然的就一句:「挖靠,这病人怎幺那幺胖啊,学姊这等一下开完搬病人我可不要搬,谁搬得动啊。」

.

.

.

嗯,病人160公分90公斤,是有点棘手但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病人半麻,肚脐以上包含听力跟脑力都是清醒的。

学弟你有事吗?讲这幺大声是要我掐死你吗? 躺在刀台上的病人明显的表达了不爽之意,90公斤的疝气又开得非常不顺,过程还一直要安抚动怒的病人。 整台手术中我几乎只差没叫流动拿骨科用的气动电锯,所有轮到我手上的器械我几乎都有冲动挥向一元学弟捅下去。

从那之后刀房会议检讨,凡是意识清醒的病人,都会在开刀房外贴一张纸条以示警告。

开完之后,一元学弟似乎是哪里开窍了还是哪个感应器的螺丝崩掉了,觉得我这边很可以让他勇敢发问,跟着我的屁股东问西问问了一堆。 我的脸色越是铁青,他的问题就越天真浪漫,路过的同事甚至连小慈投射过来幸灾乐祸的表情就越欠揍。

一元:「学姊问妳唷,妳有没有注意到我们刀房里面有个很大的卫生漏洞?我们开完刀搬病人,不都是要住院医师去扛滑板、然后推病人吗?」

我:「怎样?」 吓一跳,啥漏洞。

一元:「可是那刚开完,我手上都还带着手套跟穿着开刀服啊,这样摸到滑板不是会弄髒吗?」

我:「那你就脱掉再搬啊」 蹲马桶前先脱裤一样的道理。

一元:「可是那些护士还有学姊都一直叫我动作快点、快点,我紧张只好穿着去搬,这样会是很大的卫生漏洞耶。」

我白眼… 刀房即战场,动作快一点就好牵拖到别人害的卫生出漏洞,这等扯功当外科医师太可惜。

中午吃饭时间,我跟小慈端着便当挤到满满人群的地下街,好不容易找到空位一坐下,紧接着一元也在对面坐下。 我整个停箸空中都快要瞪死他了。

算了。 EQEQ冷静冷静,想想快要到的百货周年庆。

我重新展露笑容,吃饭坐对面总不能默默无言,闲聊了一下:「学弟,啊今天老万医师有个阿婆病人请你帮他开个验尿的检查单,报告出来了吗?」

一元狼吞虎嚥头也不抬:「还没。」

我登愣:「怎幺会还没?报告也太久了吧?早上开单,中午应该就会发报告了。」

一元:「因为病人要拉屎。」

我:「…蛤?拉屎?跟验尿甚幺关係。」

一元:「因为我跟病人讲说验尿要留终端尿,才不会被髒的东西影响报告。」

我:「终端尿?甚幺终端尿?」

一元:「学姊你不知吗?就是尿尿最后收尾的尿啊,终端机的终端,终端尿。」

我愕然:「不…不是吧,是中段尿,最前跟最后的尿不要,只留中间那段的。」

这下子我突然知道,为什幺每次那床病人报告都疑似泌尿道感染复发了。学弟这当年学校应该都是最最基础的课有教啊。

疑问还没完,我继续:「啊等等,还有你说病人拉屎就不能留尿?为甚幺?」

一元:「因为我一直跟阿婆讲留尿要小心接触到皮肤啊手啊肛门的,所以早上刚好病人尿意跟便意都来,想要去解便,但是又蹲马桶上不知是会先拉出来还是尿出来」

对话此时进入到一个禅的境界。

一元分析:「我就跟她卫教很久很久,如果是屎先出来,那下方接着的尿杯就可能会被用髒;如果是尿先出来,那就又要边尿边控制肛门不要拉出来,最好就是憋着屎别拉然后尿尿,可是阿婆一直说她这样就不会上厕所,我还教她用凯格尔运动提肛憋气缩小腹,啊讲到一半开刀房就叫我进去帮忙了。」

提肛憋气?凯格尔运动边尿尿? 我开始想起当年每个挑灯夜战唸书準备的夜晚;开始回忆起当年在人体解剖室内被福马林薰到呛泪的日子;帮胃出血病人洗胃洗到满手满裤子满脚底都是血块跟呕吐物的值班时光。

我熬过了,然后现在我像马反刍着便当,边听边配着这样的对话内容进食,小慈一脸快吐的表情,两旁的民众已经面露恐惧纷纷躲避,然后看着一元讲得兴高彩烈。 这时候脑海中又浮现出第一万零一次的那个疑惑。

转头,小慈啼笑皆非地问我:「妳干嘛走外科?」

最后被折腾到快便秘的阿婆,一个简单的单次导尿一分钟快速解决验尿需要取得无菌尿液的问题。

全文获作者授权转载,文章来源:Lisa Liu 女外科的血泪史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爱果NN小生活|有价值的生活资讯|各方面新闻信息网|网站地图 立博体育网站_百胜网投网址是多少 世爵用户登录6_金苹果注册登录地址 注册送300体验金的网址_金州娱乐app下载 博天堂最新地址_天顺娱乐官网 东森官网注册_明升国际注册账号 手机在线拱猪_凯时AG棋牌 yobet体育平台_188宝金博欢迎您 手机在线拱猪_博亿手机版登陆 百菲娱乐注册_辉煌娱乐国际APP am娱乐怎么注册账号_申博suncitygame下载